首页 资讯 技术 智能 工程 市场 科技 其它

监控

下栏目: 监控 报警 数字 前沿

襄阳市构筑守护城市平安的视频监控“天网”

来源:网络整理 热度:℃ 时间:08-16
摘要:在襄阳市公安局的大数据服务中心,记者看到20平方米的LED显示屏上,各类数据正实时更新,其背后的庞大“数据池”,目前已汇聚内外部数据871类170多亿条。

行人闯红灯,监控探头拍摄后,后台的人脸识别系统将自动比对。几分钟后,闯红灯者的信息和被抓拍的图片,经人工进行隐私处理后便会在路口的显示屏上滚动播出襄阳市公安局信息化办民警说,视频监控系统已成为守护城市平安的“天网”。

襄城二桥头安全岛上的行人闯红灯抓拍系统

  办公室里的“天网”追踪

  樊城区公安分局民警乔磊以前是一名便衣警察,从事反扒工作。2012年,他被调整到新的岗位,专门负责视频侦查。

  乔磊发现视频侦查是一项有吸引力的新兴技术。他说,完善的视频监控相当于一张“天网”,侦查民警可以顺着探头一直追下去,在办公室就能把案子破了。

  今年2月,当地发生一起盗窃车内财物案,虽然犯罪嫌疑人做了伪装,但视频捕捉了案发现场。乔磊和另外4名同事以其身体特征为线索,开始视频追踪。他们先后调用200个探头的视频资料,追踪到犯罪嫌疑人的逃窜路线,然后又用视频反查他的来时路线,结果两者高度重合,由此找到犯罪嫌疑人的居住地并将其抓获。

  襄阳市公安局科技信息科科长柏小武说,目前他们建成公安类探头12000多个、治安卡口1200多个,拥有社会类探头近10万个,基本实现重点公共区域、复杂场所、重点行业的重要部位全域覆盖。这些视频探头就像忠实的守护者,为城市的平安站岗放哨。

  “数据池”里的智能碰撞

  在襄阳市公安局的大数据服务中心,记者看到20平方米的LED显示屏上,各类数据正实时更新,其背后的庞大“数据池”,目前已汇聚内外部数据871类170多亿条。

  柏小武说,过去哪里有探头只有建设部门知道,使用部门并不清楚。一旦发生案件,侦查民警要到现场去找探头再调看。现在,警方借助市政府全市“一张图”工程,把视频点位标注在警用地图上,明确了监控的具体位置、方位朝向、覆盖范围,只用轻点鼠标,就能查找到想找的点位和想要的视频。

  襄阳市公安局合成作战中心马涛说,以前找嫌疑人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而且不一定找得到。再比如找目击者,侦查民警只能通过笨办法,每天在案发前后的对应时段蹲守现场,对经过的人员进行访问。“数据池”的出现,使他们的办案方式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马涛说,现在只需要在地图上划个范围,直接找附近的探头,通过视频找到犯罪嫌疑人,可以迅速锁定、追踪。

  不过探头不是电影的摄影机,它不知道谁是主角,有价值的图像可能极不起眼,所以也会有大海捞针的困惑。但现在,他们通过视频结构化技术的应用,已经跨越靠人工的“盲搜”阶段,实现用特征点进行快速智能搜索。

  顶层设计让“天网”更强大

  视频监控的建设,大大解放了警力。民警王可立说,襄城区有1827个公安部门建设的探头,相当于有1800多个不打盹的巡逻队员。襄阳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长杨彪也深有体会。十几年前,他在湖北京山县当公安局长时,当地发生多起强奸案,但一直缺乏有价值的破案线索。当地警方在走访时意外发现一家单位的围墙装有探头,虽然探头的位置不佳,拍摄到的路面范围很少,但他们从中截取到一辆小车的轮毂,由此确定了车型,最后在一个小区里找到了这辆车,并从车上提取到指纹,成功破获此案。

  他说,如果没有这个探头,这个案子当时可能成为悬案,或者要等到下一次案发时才能将嫌犯抓获,所以视频监控建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它既是工具,也是公安大数据之源,更是平安城市建设、社会管理的重要资源。

 ≥介绍,今年以来,襄阳城区刑事类警情同比下降30%左右,其中街面“两抢”类警情下降一半。下一步,襄阳将加强顶层设计、科学布局,通过“新建一批、改造一批、联网一批”,实现视频监控全域覆盖;同时将从制度上、技术上整合社会探头资源,以进一步扩大“天网”覆盖范围,为平安城市建设提供更多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