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技术 智能 工程 市场 科技 其它

监控

下栏目: 监控 报警 数字 前沿

“紧急查看权”赋予制度以人情的温度

来源:网络整理 热度:℃ 时间:08-16
摘要:广州市法制办解释称,这一制度主要是为了给遇到突发状况的个人提供线索而设计的,比如当遇到小孩、老人走失,重要财物丢失等事件时,情况往往十分紧迫,时间拖得

如果孩子被人抢走,普通市民要在什么情况下才能调看监控?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广州市法制办去年公布的由广州市公安局起草的《广州市公共安全视频系统管理规定(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就是为遇到突发状况的个人提供线索而设计的。其中新增“紧急查看权”条款,规定个人因人身、财产等权利遭受侵害,情况紧急时,可以查看公共安全视频系统相关信息,但不得复制和调取。(8月11日《羊城晚报》)

  广州市法制办解释称,这一制度主要是为了给遇到突发状况的个人提供线索而设计的,比如当遇到小孩、老人走失,重要财物丢失等事件时,情况往往十分紧迫,时间拖得越久寻回的可能性便越小,开放“紧急查看权”,将可以最快的速度寻找线索,挽回损失。

  目前,广州全市已完成安装摄像头近60万个,组建了1300多人的专职视频监控员队伍,实现主要道路、重点部位、重点区域、重点场所等公共区域全覆盖,有效拓展了治安防控的可视空间,形成强大隐性震慑。2016年,广州天河警方就利用视频监控协破刑事案件2836宗,视频破案率为65.38%。

  除了政府系统监控外,还有个人(企业)自建的社会监控,如在自家店铺内外安装摄像头,防止偷盗事件等。然而,这些监控资料,普通市民多半无缘一见,并不能给市民提供多大帮助。

  发生了紧急情况,普通群众要求查看附近监控录像,一般都会遭到拒绝,必须有民警前来才可调取监控,原因是为了保护公民隐私。为了保护公民隐私,就算是发生了紧急情况,比如孩子被人抢走,自己也无权通过查看监控,发现孩子的踪迹,眷抓到犯罪嫌疑人,找回孩子,因而耽搁了找回孩子的最佳时间,同时也增加了寻找的成本与代价。公民隐私要保护,孩子被抢走更要寻找,两者相权取其轻,有时鱼和熊掌事实上也能兼得,因为在寻找孩子的时候,只限于查看而不能复制监控录像,并不一定就会泄露公民隐私,二者并不矛盾。

  现在,《广州市公共安全视频系统管理规定(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为遇到突发状况的个人授予了“紧急查看权”,同时要求不得复制和调取。这样规定,一方面,查看者只能查看,不能复制,普通人想调看监控,也必须是遇到“突发状况”,那么查看者所能知道的隐私信息很少,在一定程度上能保护隐私;另一方面,又给群众寻找线索提供了方便,这就相当于一种公开授权,只要出现了紧急情况,普通市民有权查看附近监管,等于群众长了一双“天眼”,比如自己孩子被人抢走、商铺被盗,不法分子刚刚离去,此时通过查看监控录像,就能迅速发现相关线索,发现不法分子,或者将线索提交给公安机关,让公安机关可以眷找回孩子,抓住不法分子。这样既有利于保护群众人身与财产的安全,又有利于迅速打击犯罪。

  “紧急查看权”赋予制度以人情的温度,让公共资源更好地为大众服务。广州的做法,值得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