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技术 智能 工程 市场 科技 其它

综合

下栏目: 国际 行业 视点 综合

微软四年重生记: 市值翻番押注AI赌未来

来源:网络整理 热度:℃ 时间:06-12
摘要:微软市值U形大逆转,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Nadella)押宝了两个点——云服务和AI(人工智能)。

  来自西雅图的微软和硅谷诞生的谷歌正在上演一场市值大比拼。两家的市值近期在7800亿美元上下交替领先,抢夺着仅次于苹果和亚马逊的全球市值第三大公司的宝座。终于,微软在资本市场上一步一步重拾昔日辉煌。曾经,微软是全球第一大市值公司。早在1999年,微软就创造了6205.8亿美元的市值历史纪录。

  那时,车库里的谷歌才刚刚起步,亚马逊还只是一个单纯的电商公司。而苹果的市值首次超过微软还要等到十几年后的2012年。

  由于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布局失利,微软的市值在2013年底~2014年初跌到3000亿美元以下,不到辉煌时期的一半。

  但微软并没有像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当年的巨头一样走向衰落。在过去四年左右的时间里,微软市值从2000多亿美元上涨到7000多亿美元。

  微软市值U形大逆转,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Nadella)押宝了两个点——云服务和AI(人工智能)。

458860742403cf2.jpg

  功臣云计算

  亚马逊连续多个季度的财报数据和创始人兼CEO杰夫·贝索斯(JeffBezos)随股价不断攀升的身家已经充分展示了云计算业务的“多金”。

  如今正忙着和亚马逊旗下的云计算业务——“亚马逊网络服务”(AmazonWebServices)激烈竞争的微软也从云计算上收益颇丰。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此前一直忙着为收购诺基亚业务“填坑”的微软开始凭借云计算业务吐气扬眉。

  随后,云计算业务不断助推微软股价上涨。2017年10月20日,微软市值再度回归巅峰时刻6000亿美元。这一天,微软苦等了17年。

  而这背后,纳德拉在2014年上任之初就确认了“移动为先、云为先”战略。他力主缩减微软核心资产、力推Azure云计算与亚马逊竞争,此外还加大力度推广了微软的Office365。

  市场研究公司GBHInsights的分析师丹尼尔·艾夫斯(DanielIves)指出:“在企业大规模、长期地向云计算迁移过程中,Azure让微软进一步获得了增长动力,第三财季的财报证明了这一点。”

  今年2月,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估计,在规模高达156亿美元的云计算市场,受益于Azure的增长,微软以14%的份额在该市场排名第二,仅次于占有32%份额的亚马逊。

  作为第一个在中国落地的国际公有云,微软与世纪互联的合作方式在过去4年来一直被视为外资云入华的参照模板。通过加强本土化的合作,牵手世纪互联让微软成为在中国的第一家,也是当时唯一一家全球公有云服务公司。

  而在中国之外的微软亚太区的其他国家和地区,微软没有复制类似世纪互联合作模式的计划。“这是一个专门针对中国的业务模式,也是为了我们跟中国一起来实现成功的发展。这是过去几年我们所注重的。”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及微软亚太区总裁贺乐赋(RalphHaupter)此前接受采访时这样解释。

  这也为后来者提供了借鉴,亚马逊AWS业务是通过光环新网正式进入中国。“友商现在基本上也是参考了我们的模式。”在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兼市场营销及运营总经理康容看来,这样也证明微软和世纪互联的合作模式是正确的。

  但随着SAP、亚马逊AWS等诸多外资企业的云计算业务先后落地,微软云在中国的先发优势正在被蚕食。除了这些摩拳擦掌的外国同行,微软云还需要面对阿里云、华为云等众多中国本土企业云计算业务的迅速崛起。

  此时,资费下调已经成为几大厂商共同的选择。

  2017年年初,微软曾宣布大幅下调Azure虚拟机价格,最高降价幅度高达60%。而AWS如今在定价上表现得也相当激进。对于价格战,康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们很清楚价格不是核心的竞争因素。但是微软云不会为了价格输给阿里云和AWS。”

  微软今年年初晒出的成绩单是,自2014年3月正式商用以来,由世纪互联运营的MicrosoftAzure连续四年取得三位数的业绩增长。目前在中国运营的微软智能云Azure服务于超过11万家企业用户,拥有超过1400家专注于不同行业、不同领域的云合作伙伴。

  对于微软云计算业务的优势,中立性成为一个独特性的存在。

  “微软算是一个比较中性的科技公司,我们和制造商客户没有竞争,和零售商客户也没有竞争。”据康容透露,唯品会在海内外市场都是Azure用户,目前已经采用Azure的全球网络,快速上线了唯品会的韩国、欧洲、东亚网站。

  押注AI赌未来

  对于老牌科技公司微软而言,人工智能是一个思考多年的话题。

  按照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的表述,微软很长时间都在思考人工智能给大家带来的机会。

  而微软研究院的诞生很大程度上也受益于人们对人工智能的好奇。

  26年前,人工智能还是个高冷的概念。那时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就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计算机可以看、听、说,甚至理解人类所思所想,那必定会是一种妙不可言的绝佳体验。

  然而,当时人们不仅缺乏理解运作原理的技术基础,也没有相关应用或产品作为概念参照,无法预见未来的人工智能形态。

  这一年,微软研究院诞生了。1991年成立的微软研究院最初成立了自然语言组、语音组和计算机视觉组,是当时被广泛讨论的三个方向。其中,计算机视觉识别是沈向洋多年的研究方向。

  媒体了解到,目前微软人工智能分为三条产品线,一是infuseAI,二是Bing(必应)和小娜,三是全球小冰。

  在沈向洋看来,微软现在已经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正努力把人工智能切入微软所有产品。

  “用我们的Powerpoint可能会很惊喜地发现,在Powerpoint里面可以做机器翻译,甚至如果你用Powerpoint上传一张添加照片,我们可以自动地帮你输一些标题。”这在微软的“拳头”产品office和当下势头正猛的云计算业务都有所体现。沈向洋表示,前不久刚刚推出的MicrosoftTranslator已经可以实时翻译国际会议演讲。

  2017年,微软将公司整体战略从“移动为先、云为先”转变为“智能云和智能边缘计算”。微软还宣布在未来四年投资50亿美元,以推进在物联网和边缘计算领域的生态布局。

  纳德拉认为,智能云与智能边缘计算近在咫尺,它将为消费者、企业,以及从手术室到工厂车间的各个行业的不同应用嘲开启全新机遇。

 ⊥此,在智能边缘计算领域,微软宣布将AzureIoTEdgeRuntime开源,让用户能够对边缘应用进行修改、调试,并拥有更高的透明度和控制能力。并在AzureIoTEdge上运行定制化视觉服务,该服务能够让无人机或其他工业装备无需连接到云端就能做出快速响应。

  此外,曾经错失移动端特别是手机市场发展机会的微软还正在试图通过旗下的AR产品HoloLens来抢占下一代硬件市场。

  虽然目前在华的具体销量、开发者数量等数据未对外发布,但微软Surface及HoloLens产品中国战略总监JaredAndersen确定中国已成微软HoloLens在美国之外的第二大市场。

  这一次,在Windows时代就擅长通过生态系统赚钱的微软希望利用HoloLens建立一个庞大的混合现实生态系统,将该领域的设备制造商和软件开发者都纳入怀中。

  除了做HoloLens生产之外,微软还通过技术许可的方式授权给第三方合作伙伴。目前联想、惠普、3Glasses和戴尔等企业已经利用微软的技术推出自己的VR硬件产品。

  纳德拉此前公开表示,MR和AI是引领下一代计算的关键技术之一。而MR能将虚拟和现实相结合,让人们将不再受到地理空间的局限,他们不用迈出房门就能得到很多虚拟的体验,与虚拟物体交互。AI将进一步赋能这些体验,超越时间和空间限制。

  从微软的角度看,AI和MR会有非常紧密的结合。比如,微软的人工智能语音助手小冰目前已经可以写诗、作画,给小冰赋予一个好看的3D形象之后,就可以出现在你的现实生活中,实现AI与MR的结合。

  而在未来的AI和MR结合的社交时代,微软还拥有此前重金收购的社交平台LinkedIn。

  曾经,业界以为年逾四十的微软已经老了,错过了移动互联网的微软会错过一切,而现在,微软用实力证明自己还有机会。

5f965d2e252cae2.png

  从与世界为敌到与世界为友 纳德拉和微软的第二春

  严格意义上,印度裔理工男出身的萨提亚·纳德拉(SatyaNadella)并不是市场期待中的微软CEO人选。

  2014年2月,微软当时任命纳德拉出任CEO的决定一度让业界大呼出人意料。

  要知道,纳德拉的前任史蒂夫·鲍尔默(SteveBallmer)在2013年8月就宣布退休,随后将近半年时间,微软的CEO处于空档期。

  由于迟迟找不到鲍尔默的接班人,许多人认为微软会寻找外部人士来执掌微软,而不是当时已经在微软工作了22年却依然十分低调的纳德拉。

  当微软寻找新CEO的时候,彭博社甚至写了一篇《为什么你不想成为微软的CEO》。显而易见,留给接任者的担子并不轻。

  但纳德拉上任后的表现“打脸”了一切。短短四年时间,纳德拉将微软的市值从2000多亿美元带向7000多亿美元。北京时间5月30日,微软的市值一度还成功反超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为全球市值第三高的公司,仅次于苹果和亚马逊。

  从默默无闻到雷厉风行

  在独角兽频出的美国科技界,成立于1975年的微软已经是绝对的老牌企业。

  这40多年来,微软只出过三任CEO。作为微软创始人的比尔·盖茨(BillGates)在CEO位置上坐了将近25年。2000年1月,这个位置由盖茨的老同学、微软当年的第一位商务经理史蒂夫·鲍尔默接班,直到13年后鲍尔默宣布退休。

  相比前两任,尽管早在1992年,年仅25岁就加入微软,但纳德拉在微软还是太过默默无闻。

  “毫无疑问,我是一个内部人士。”纳德拉上任之初曾反复强调自己是微软的“产物”。但当时的市场上有些评论家认为由纳德拉接任CEO甚至是微软的一种后退。

  纳德拉上任之后采取的首轮行动之一,就是要求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阅读马歇尔·罗森伯格的《非暴力沟通》(NonviolentCommunication)。这一举动被解读为纳德拉计划用不同于比尔·盖茨和史蒂夫·鲍尔默的方式来经营公司,转变微软长期以来的内斗文化。

  纳德拉出任CEO的这四年多来,展现出了独特的个人魅力和管理风格,他将微软带入了与盖茨时期、鲍尔默时期完全不同的阶段和境界。

  纳德拉接任微软CEO的时候,当时近40岁的微软已经略显疲态,如何让微软焕发青春是他上任后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而敢想敢做是纳德拉的代表风格。

  履新微软CEO之初,前任鲍尔默在任期间决定收购的诺基亚业务让他如鲠在喉。

  纳德拉似乎一直对诺基亚业务有所不满。按照业界流传的消息,当微软前CEO鲍尔默决定收购诺基亚时,曾经遭到多名董事和高管的反对,纳德拉便是其中之一。

  纳德拉上任不到半年,微软就发布公告宣布重组计划,在此后的一年多时间内最多裁员1.8万人,而2014年4月刚刚并购过来的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主要为手机业务)成“重灾区”,约1.25万被裁员工来自该部门。

  这是微软公司自成立以来最大规模裁员计划,此前在2009年,微软曾宣布裁员5800人。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这次裁员产生的约7.5亿美元至8.5亿美元的重组费用外,微软还将计入约76亿美元与收购诺基亚相关资产有关的减损费用。只用了1年的时间就“割肉”诺基亚交易也刷新了微软历史上最快减记速度。

  此后,在“甩包袱”上绝不手软的纳德拉也证明了自己在重大并购上同样足够有魄力。

  2016年6月,微软开出了262亿美元的“天价”收购了LinkedIn。相比诺基亚当年价值72亿美元的并购,这次交易相当于3.6个诺基亚。从交易金额上来看,这是微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项收购交易。

  从与世界为敌到与世界为友

  北京时间6月4日晚间,微软宣布以7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全球最大的社交编程及代码托管网站GitHub。收购GitHub可以算是纳德拉坐上微软CEO位置4年来的第二大规模收购。

  除了收购金额,业界普遍惊讶于,最终买下开源社区GitHub的竟然是曾经相当封闭的微软。

  不得不提的是,纳德拉的前任鲍尔默此前一直反对将微软技术开源,鲍尔默甚至将开源技术比喻为技术产权的癌症。

  纳德拉出任后,微软开始表现出拥抱开源的姿态。

  2014年10月,微软宣布了。NET的开源。今年的2018年Build大会上,微软还与GitHub达成进一步的合作,将微软的智能云Azure的能力开放出来。

  事实上,曾经反对开源软件开发的微软,现在已经成了GitHub的最大贡献者之一。目前,微软在GitHub上贡献了超过1800个存储库,连续三年保持第一。

  而这背后,纳德拉正带领微软摆脱对Windows操作系统的完全依赖,转向更多内部的Linux开发,收购GitHub给微软提供了与更广泛的开发人员社区联系的平台。

  “这个行业不推崇传统,只尊重创新。”纳德拉此前在清华大学讲坛强调了创新的作用,“当年盖茨创建微软的时候,我们的产品只有编程工具,如果我们只是遵循传统,就不会有今天微软如此广泛的产品与服务。”

  除了大刀阔斧地重组,纳德拉在企业合作上表现出更为开放的态度。

  纳德拉上任之后,微软和长期竞争对手谷歌的关系趋于缓和。2015年,微软和谷歌同意终止两家公司之间关于智能手机和电子游戏系统的专利侵权纠纷,涉及两家美国和德国等地约20起诉讼。

  此后,微软和亚马逊还史无前例地宣布达成合作,以更好地整合它们的语音助手“小娜”(Cortana)与Alexa。

  对此,有业界评价纳德拉让微软从与世界为敌到与世界为友。

  纳德拉此前出了一本书叫《HitRefresh》。他认为,这本书不是“绕场一周”的庆祝,也不是一个“how-to手册”,而是关于转型的一系列反思、想法和原则。

  “在出任CEO之后,纳德拉很快就把自己的印记烙在了公司的方方面面,对此我一点也不奇怪。”比尔·盖茨为纳德拉新书作序时这样点评。

  来自盖茨的感慨是,纳德拉赋予微软大胆的新使命,他总是处于一种对话状态,不断与客户、顶尖研究人员和高管沟通交流。至关重要的是,他在人工智能、云计算等关键技术上加大投入,而这将会打造一个全新的微软。

最热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