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技术 智能 工程 市场 科技 其它

营销

下栏目: 营销 观察 政策 经理

电商:电商会不会成为过去式?

来源:网络整理 热度:℃ 时间:07-19
摘要:电商:电商会不会成为过去式? ,营销网 yingxiao.cn

习惯了低价的经销商认为,我不低价人家会低价,那我的生意就被别人抢走了,所以我要低价。这个想法对不对?当然不对,你一旦有这个想法就已经输了。自由市场最大的难题就是囚徒困境,而根源是缺乏信任,这缺乏信任的不仅仅对同行,还有厂家。如果认为你经销的品牌所代表的厂家不会对出现的低价行为进行打击,那么你选择这个品牌的决定就已经错了。当然,你纯粹就是想拿这个产品冲冲市场的除外。我记得董明珠曾经放言,作为一个品牌企业,专卖店已经开到了乡镇,和我不在一个体量级的中小企业,用低价冲击我们的市场,我不会傻到用低价去应对,人家一场低价活动,损失的是几万,几十万,我如果低价应对,损失

在销售管理体系中,价格管控是重中之重,既要防止经销商低价冲量,又要打击经销商高价牟利。只是在实际操作中,更多企业把注意力放在防止经销商低价扰乱市场上,而更容易忽略经销商高价囤积居奇。

在以往的销售管理中,公司一般都会有一个零售指导价。比较正规的公司也会在渠道里规定一个最低的出货价,包括零售价,以作为销售价格的红线;还有一些渠道组织比较健全的公司,同时也会规定一个最高零售价,作为零售的上线参考。

规定最低价的目的,无外乎众所周知的几个原因,保证渠道价格稳定啦,经销商都能有钱赚啦,为渠道持续发展预留空间啦,而对于制定最高零售价,很多人并不关心。以至于常有入行不久的销售人员问我,为什么要制定最高零售价?经销商能卖高价多赚些钱,他们高兴,积极性也会提高,我们的品牌形象也会更显高端,不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吗?

价格管控,到底是要严防低价,还是要限制高价,抑或两者都需着力打击?作为销售管理者,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首先要搞清楚,厂家和商家,谁更有卖低价或者卖高价的冲动,卖低价或者卖高价对谁更有利?

一、经销商低价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厂家偶尔乐见其成,但终将刮骨疗毒。

在我2013年出版的《用数字解放营销人》里,我曾做过一个类似的数字模拟,来揭示在终端价格上,低价博弈对谁更有利(由于涉及到图表和数字演示,我就不在这里展开说明)。在相同零售价、相同市场降价策略、相同市场预期的前提下,要维持相同的利润水平,厂家实际上比商家更有降价的冲动。所谓的薄利多销,“薄利”的是商家,“多销”的是厂家。商家砸价,不过是厂家打击低价的赘生物罢了。

渠道定价,很多时候厂家是基于自己的成本,然后是利润要求,结合自己的品牌定位,适当参考同类竞争对手的情况而形成的价格。所谓的最低价和最高价,是以此为参照形成的价格体系。很显然,在这个指导思想下,厂家在制定价格体系时,已经充分考虑自身利益,而商家的利益是在最高和最低之间浮动的。突破底线砸低价,实际上是在损失自己的利润帮厂家做销量(甩货斗气的经销商不在其列),而持续的低价会诱发厂家对量的贪欲,就像让鲨鱼闻到了血腥,你奢想大家能够和平共处一样。很多开疆拓土的老经销商,为什么在市场发展到一定阶段,会被厂家痛下杀手?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过度依赖价格杠杆,又心存幻想“堤内损失堤外补”,厂家发展到一定阶段,自然只能刮骨疗毒。

习惯了低价的经销商认为,我不低价人家会低价,那我的生意就被别人抢走了,所以我要低价。这个想法对不对?当然不对,你一旦有这个想法就已经输了。自由市场最大的难题就是“囚徒困境”,而根源是缺乏信任,这缺乏信任的不仅仅对同行,还有厂家。如果认为你经销的品牌所代表的厂家不会对出现的低价行为进行打击,那么你选择这个品牌的决定就已经错了。当然,你纯粹就是想拿这个产品冲冲市场的除外。

我记得董明珠曾经放言,作为一个品牌企业,专卖店已经开到了乡镇,和我不在一个体量级的中小企业,用低价冲击我们的市场,我不会傻到用低价去应对,人家一场低价活动,损失的是几万,几十万,我如果低价应对,损失的就是几千万,甚至过亿的利润。道理虽然如此,但在低价策略的运用上,格力并不会比其他企业逊色多少。这个话只说了一半,另一半的意思,董明珠没有明说:全国性品牌企业不应该用整体价格的调整,来应对中小企业的价格挑衅,但是,保持局部、区域市场的价格弹性,是提升市澈争力的不二利器。


其人数兹众,其所谓义者亦兹众。是以人是其义,而非人之义,故相交非也。内之父子兄弟作怨雠,皆有离散之心,不能相和合。至乎舍余力,不以相劳;隐匿良道,不以相教;腐朽余财,不以相分。天下之乱也,至如禽兽然。无君臣上下长幼之节、父子兄弟之礼,是以天下乱焉。明乎民之无正长以一同天下之义,而天下乱也,是故选择天下贤良、圣知、辩慧之人,立以为天子,使从事乎一同天下之义。天子既以立矣,以为唯其耳目之请,不能独一同天下之义,是故选择天下赞阅贤良、圣知、辩慧之人,置以为三公,与从事乎一同天下之义。天子三公既巳立矣,以为天下博大,山林远土之民,不可得而一也。是故靡分天下,设以为万诸侯国君,使从事乎一同其国之义。国君既已立矣,又以为唯其耳目之请,不能一同其国之义,是故择其国之贤者,置以为左右将军大夫,以至乎乡里之长,与从事乎一同其国之义。天子、诸侯之君、民之正长,既已定矣,天子为发政施教曰:凡闻见善者,必以告其